中彩网首页

又入浣花溪,不知人间有忧愁
为成都西派浣花而作

闲来无事,找一个和自己投契的历史名人,查查古代典籍,尽力还原他在某个时期、某个环境对某个事件的心情,继而有所启发、有所领悟,此种乐趣,唯有自己知道。这个过程就好比侦探式的实地查访,即使答案与之前所想不同,快乐却是相同的。

若想推知杜甫的内心世界,杜集、杜注、杜传是必经之路。然而杜注虽多,通释和评析却大同小异,传记数以百计,奈何内容大多是足迹的堆叠。新意独出的,不过是有限的几处。然而值得庆幸的是,诗人诗句犹存且大放异彩。杜甫一生写过一千多首诗,这些诗句是他生命线上每个有感瞬间的放大与凝结。都说杜甫以诗为史,杜甫的诗又何尝不是他自己的历史?

杜甫是世人公认的诗歌集大成者,因此获得了“诗圣”的美名。后来无数的诗话作者认为杜甫诗歌的代表风格为“沉郁顿挫”,上悯国难,下痛民穷,一副悲歌慷慨的样貌,这跟他伤时感事、敏感多愁的性格是分不开的,更与其一生颠沛流离、落魄潦倒,而又要时时大声疾呼,发出仁者生命的强音有密不可分的渊源。

杜甫在《屏迹三首》里有一句“百年浑得醉,一月不梳头”,这个让杜甫诗中提到一个月都不梳头的地方就是成都杜甫草堂。

乾元二年(公元 759 年),杜甫逃难成都。说到逃难,难免让人对逃难的目的地生发苍凉寂寥之感。其实,在“安史之乱”后,长安、洛阳、扬州等富庶之地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,而成都,因为地处西南,前有万仞千山,后有长江天险,所以远离战火,百姓生活稳定,农业、手工业和商业发展快速,俨然成为当时最繁华的城市。

杜甫来到成都还有一个好处,就是朋友多。刚到成都时,杜甫一穷二白,只能住在城郊的草堂寺。正在彭州任刺史的老朋友高适得知杜甫要来,专程派人送粮米,邻居也去送自家种的蔬菜。正所谓“故人分禄米,邻人与园疏”。到成都的第二年,杜甫在草堂寺住不习惯,准备搬家,表弟王司马听闻,立刻携带钱款资助,杜甫就在草堂寺以西的浣花溪畔开辟一亩多地作为地基,又在一些朋友的帮助下,在周围种上桃树、绵竹、桤木、松树、李树、梅树。这年春天快结束时,杜甫的草堂建成了,他有感而发,作《堂成》一诗,“暂止飞乌将数子,频来语燕定新巢”,感叹自己曾像飞鸟般无枝可依,如今乌鸦燕子都在自家筑巢。试想杜甫在写这句诗时,息心凝虑的,除去对结束漂泊的感慨,对新家建成的欢喜,更多的应该是对朋友的感激吧。

杜甫在草堂一共住了三年多,写下二百六十多首诗,一部分写草堂生活,一部分写周游经历,他在吟咏的万事万物中,似乎对浣花溪情有独钟。“浣花流水水西头,主人为卜林塘幽”“无数蜻蜓齐上下,一双鸂鶒对沉浮”“榉柳枝枝弱,枇杷树树香”“圆菏浮小叶,细麦落轻花”“细雨鱼儿出,微风燕子斜”……在杜甫的眼中,浣花溪和草堂处处生机,从郁郁葱葱的树木花草,到鸣鸣啼啼的鸟兽鱼虫,均有个性,令人怜爱。

我们对浣花溪的几十首诗提纲挈领,可以完整地拼凑出浣花溪的本来样貌:这里细水长流,林塘幽谧,无数蜻蜓在空中上下飞舞,一对对水鸟在水中忽沉

忽浮。溪畔上种植花草,白天红桃炫彩夺目,夜晚白李倒烛彻明,衔泥的燕子飞来飞去,黄莺不停地啼叫,沙滩上的小野鸭依傍母鸭悠闲地在睡觉……挑选此地建造草堂,心存社稷的杜甫想必也是有几分归隐之心吧!陶渊明的桃花源难寻踪迹,草堂的浣花溪亦相差无几,这里的“一事一物”都能带给他欢乐,至少化解了他一时的忧愁。

虽然草堂建在成都郊外,曲径幽深,但月明之夕,或风雨之日,常有客来。画家韦偃、诗人高适、府尹严武、侍御王抡,从文人墨客到朝廷要员,现身于杜甫诗中的,一共五十四位具体人物,要么亲携酒菜,要么赠画献诗,对此杜甫很谦虚地说:“岂有文章惊海内,漫劳车马驻江干。”意思是我的诗没惊动海内,怎么还劳烦各位到草堂探问呢?就像题跋小札才能见证作者之真性情,真正见识过杜甫本心的,未必是那些名声在外的大朋友,更亲切的应该是一同感受过生活之鸡毛蒜皮的邻里。

杜甫写邻居的诗有十八首,相比精心结撰的大作,多提及身边琐屑之事,出入于日常的饮食起居,读来也都亲切。《南邻》说南边的邻居朱山人,道骨仙风,不是等闲之辈,杜甫颇爱与他谈古论今,直到月上枝头才相送归去。《北邻》写道,北边的邻居是位退休县令,爱喝酒,也会作诗,常常步行到杜甫家串门,两人成了咿唔诗章的好朋友。其他稍远的邻人,不时会送些鱼肉蔬菜,甚至还有满筐的红樱桃。印象最深的一位,是《江畔独步寻花七绝句》中的黄四娘,“黄四娘家花满蹊,千朵万朵压枝低。留连戏蝶时时舞,自在娇莺恰恰啼”。想必杜甫也拜访过这位芳邻,并且留下极好的印象。至于他们的相交,是茶酒相待、言语交流,还是远远挥一挥手、点一点头,已经不重要了。

杜甫在草堂写的诗篇不仅量多而且面广,通读下来,自以为对杜甫在草堂的生活与心境,是可以理解的,虽然并不一定有确凿的证据,但距离真相,不近亦不远。如果对杜甫在草堂的种种做一个总结,用《江亭》来陈述是颇为恰当的:“水流心不竞,云在意俱迟。寂寂春将晚,欣欣物自私。”江水远去,意静如云,时间不断流转,万物欣欣向荣,各自按照宇宙的法则运行,杜甫在大自然的流行运转中,悟到了人与自然和谐契合才能身心愉悦的道理。草堂在他沉郁顿挫的诗风中,也留下了悠闲自在的一笔。

后来的草堂,随杜甫的离去而破败,辗转于农户与商贩之间,甚至一度在世间难觅其踪迹。还好有诗集作为线索,浣花溪尚存痕迹,唐末诗人韦庄终寻得草堂遗址,重结茅屋,使之得以保存,并从此传承至今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